Monday, December 4, 2017

Lol... well depicting my state once touch bed...

多欲卑下人 
白日劳务疲 
夜归气力尽 
 身如死尸眠 

~《入菩萨行》第八品静虑, 第七十三谒颂 😐😢😭

(Sources: internet)

Thursday, November 30, 2017

夢參老和尚


There are a couple of the Great Master's teachings freely distributed by kmspks.
He looked really elderly on the cover pages but when I had an opportunity to meet him in a group audience while on a pilgrimage trip to WuTaiShan in 2013...I was surprised he looked much younger in person that one would not had thought he was near 100 years old! That was the first impression I had and I recalled my tour-mate and I commenting that we are impressed by the ambiance of the monastery where he was teaching? and residing in that we jokingly said that we could consider studying there as well...Gone are the days...

Saw following excellent answers to questions by Venerable shared at fb... 
妙趣橫生的三則對話,讀懂了,做個不油膩的學佛人!
一代高僧,圓寂西歸,
一時噩耗傳來,四眾哀慟海天同悲。
2017年11月27日,當代佛門耆宿,一代高僧上夢下參長老於五台山真容寺安詳舍報,享壽一百零三歲,僧臘八十七。
夢參老和尚畢生講筵不絕,精通顯密,高樹法幢,德被四方,以百歲高齡復興道場,日常接見信眾,諄諄教誨,被譽為「深山中的一盞明燈。」
本文據親近老和尚的再傳弟子口述,援引夢老旅台弘法期間之趣談三則,以窺老人家隨機教化,妙趣橫生之方便智慧。
01
有人問:老和尚,什麼是密宗?
老和尚:我說給你就不密了。
有人問:老和尚,學完《心經》之後,我們怎麼修行?
老和尚:你先念念吧,先念經吧。
有人問:老和尚,人心這麼惡,怎麼發菩提心?
老和尚:不要這麼想,人心就是這麼惡,所以才要你救度,不然你度誰?你去菩薩世界度菩薩啊?你來度我啊?我不用你度。
有人問:老和尚,為什麼世界這麼不公平?
老和尚:我活了100歲了,我看一切都是公平的,自作自受,還不公平啊。
老和尚先後開講《地藏經》、《大乘大集十輪經》、《占察善惡業報經》,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一位圓滿講解「地藏三經」的法師。
老和尚在解放後,因為政治原因,住了三十年監獄,平反後,有人問老和尚,在監獄裡邊怎麼挺過來的,老和尚說,我一直在觀想「假使熱火輪,在汝頭上旋,終不以此苦,退失菩提心。」
02
有人問:如何能達到一實境界?
老和尚:我實話實說吧,你這輩子做不到。
有人問:是否應受十戒?
老和尚:你能守幾戒就受幾戒吧,三皈依都守不住,受什麼戒?
有人問:老和尚,什麼時候念佛最好?
老和尚:你現在就應該去念佛。
有人問:比丘,比丘尼如何守戒?
老和尚: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有人問:怎麼開悟?
老和尚:不知道,我也沒有開悟。但是你不比我強,達到我這個境界需要八十年。
有人問:一天拜幾遍占察輪才會清凈?
老和尚:你這麼想就不清凈了。
有人問:我讀《金剛經》十多年,一點都不懂,是不是該換一部經?
老和尚:我都讀了八十年了,也不懂啊。
有人問:有時我們面對不公平的情況,我們應該用什麼樣的心態來對待這種不公平的情況?
老和尚:我以前跟你一樣,現在我看什麼都是自作自受,我只能幫助他讓他懺悔不受,讓他拜拜佛、拜拜懺、念念佛。
或者我也幫他念,他來找到我了,有緣!我就給他迴向迴向。他的力量不夠,我的力量夠,我幫助他一頓念,他就解決問題了,他的信心增長了。
有人問:為什麼每天要念經?念經、念咒是為了什麼?
老和尚:觀世音菩薩為什麼還拿著念珠念觀世音菩薩?求人不如求己!
有人問:老和尚在講《華嚴經.凈行品》時說到「善用其心」,在日常生活當中,我們怎樣善用其心呢?
老和尚:善用其心,就是知道什麼事情不能做,就不會去做;知道什麼路不該走,就不會去走。一舉一動都在發願,一個發願度眾生,一個發願成佛。
成佛是做一個有覺悟的人,明白事理的人,不會做糊塗事。一天裡頭的行住坐卧,都懷著這個心,如此的話,我們看見的社會就很不同了。
03
學僧:弟子打坐念佛的時候,安靜下來只能聽到自己念佛的聲音,眼前一片黑暗,空無一物,心生恐懼怎麽對治?
夢老:我替你給你們領導說一下,給你修行那個屋子開個電燈,開個電燈就不黑暗了。你功夫不夠,念佛就有佛的光明來照耀你,西方極樂世界是光明的,十方法界都照得到;當你念佛的時候,觀想阿彌陀佛的光明就在你頭上。
你功力不夠,如果你功力夠了,這一念佛光就現眼前了,黑暗就沒有了。如果你念佛還心生恐懼的話,佛沒有念好,念好了,越恐懼越念,念念恐懼就消失了。
因為我們念佛是了生死的,生死的恐怖、地獄的恐怖,一句阿彌陀佛都消失了。你心裡頭專註力不夠,以後要專註。
學僧:弟子前念起惡,後念覺知就能斷除。
夢老:你是學來的,你不是修得來的。前念起惡,你能當時知道嗎?知道了能止其後念不起者,十信位菩薩,你能入住,把你心住下來就是初住。現在你沒這個功力,你就向這方面奮鬥吧。覺到前念起惡,當時就止住。
學僧:我們日常應該如何修行懺悔?
夢老:念阿彌陀佛吧。
學僧:弟子剛出家不久,年齡又小該如何修行?
夢老:這很簡單,跟以前的老師父們、出家久的,給他們當學生,跟他們學吧。
學僧:做為當代的僧人是否一定要上佛學院?弟子並不是這樣認為。
夢老:是不是你不想住佛學院了?不住佛學院可以,經不學不行,你不學不知道路。
學僧:弟子念阿彌陀佛念不下去,心裡生煩惱怎麽辦?
夢老:看看藕益大師教導的十念念佛也好。
學僧:為什麽要求生極樂世界?
夢老:因為它最方便,最簡便,就依佛的加持力,所以說念佛最好。
學僧:應當以何心念佛拜佛?
夢老:第一個懺悔心,第二個至誠心,懺悔至誠得從信願開始,再一個就是信願心。
學僧:現今的出家人愛管閑事怎麽辦?
夢老:你只管你自己就好了。
學僧:如何才能解脫?
夢老:很簡單,放下就解脫了。
學僧:老和尚!您在有煩惱的時候怎麽對治?
夢老:你修行你自己的,管他老和尚幹什麼?
學僧:弟子十分想修地藏王法門,請問法師需要做哪些功課?
夢老:念《地藏經》,念地藏菩薩聖號,一天念一千聲,再多一萬聲,你求什麼都滿願。
學僧:有道友想退道還俗該怎麽勸?
夢老:各有各的業,各人因緣各人了,各人的業是各人受。
學僧:如何在行住坐卧,吃飯穿衣中修行?
夢老:很簡單,吃飯穿衣的的時候念念不忘佛、法、僧,這就是修行;你吃飯的時候,想到我報佛恩,我吃這口飯呢,佛賜給我的,你就得到三寶加持,就這樣吃飯。說進廁所大小便,你知道進這裡幹什麼?排除貪嗔痴,勤修戒定慧。
咱們吃飯的時候,你念那麼多的偈子,吃的時候要念。吃飯,穿衣都在修行,就看你執行不執行。
學僧:對完全沒有信仰的人呢,我如何讓他信仰佛法?
夢老:你還沒這本事。

_/|\_ _/|\_ _/|\_ May the Great Master swiftly return to teach us again! _/|\_ _/|\_ _/|\_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SingaporeVegetarian/permalink/1540919966003905/?pnref=story)

AMITUOFO!!! _/|\__/|\__/|\_

 感恩念佛机不止用在往生者结缘助念, 阿弥陀佛的佛号也助在生者平心安心!!!

Thankful for the many moments the chant of Amituofo played by the chanting device helped calm my mind during stressful work environment. Proven Amituofo chanting is not only for the dying but also for the alive!!! Amituofo!!!

Sunday, November 19, 2017

TERGAR ASIA 8 DAYS RETREAT BY MINGYUR RINPOCHE IN THAILAND!

「德噶,一個實修閉關的傳承。」
2017年明就仁波切「八日禪」課程,今天(11月11日)晚上在泰國THE REGENT CHA AM BEACH RESORT揭開序幕,教室兩側電子屏幕上一行字,靜靜提醒著德噶的家風,也是這次閉關仁波切對的期許:這是一個實修閉關的傳承,來這裡,請實修。

今晚課程由德噶負責課程規畫的妙融法師和妙琳法師作報告。妙融法師作了整個閉關課程的報告,提醒大家閉關期間除了要「放鬆但是覺知,享受但是盡力」,最重要就是「請練習好嗎?」閉關期間把握時間和因緣,專注做座上修。

妙琳師也說了一個仁波切童年的小故事,解釋德噶是個「閉關實修的傳承」其來有自,不只是從仁波切2011年之後行腳閉關四年半,身體力行示範這個傳承家風,其實仁波切對閉關的殷切心意,從童年這件事就看得出來。

這個故事,是仁波切父親烏金祖古仁波切的一位西方老弟子分享的。他說,有一天烏金祖古仁波切在為弟子上課,上到一半,當時約七丶八歲的明就仁波切忽然衝進來向父親說:
「仁波切,我要閉關,您要讓我去閉關!」
「你還太小,還要完成經教的學習。」烏金祖古仁波切笑著勸他。
「我不管,我就是要閉關。」年幼的仁波切還是很堅持的請求。
但仁波切那時真的太小了,父親還是婉言拒絕了。在仁波切帶著自己要去閉關的決心離去之後,烏金祖古仁波切笑著對在座的弟子說:
「你們要看好這位,他以後會很厲害的!」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TergarAsia/posts/472417156487085)
什麼叫閉關?
閉關有外、內、密三種:

一,外的閉關:主要是指環境,我們離開了平常生活工作、干擾比較多的環境,置身於一個和自然結合、適合禪修的閉關環境,就是指外的閉關。

二,內的閉關:這是和身體有關,主要指身和語兩方面,身體不做殺、盜、淫和飲酒的行為,語言方面不妄語,所以閉關期間要持守五戒。

三,密的閉關:就是指心的閉關,所以我們要做禪修。如果你的心跑回家,表示你失去了密的閉關(開玩笑的,再把心帶回來了就好)。你要有一個意願動機,願意嘗試去禪修,即使沒有生起體驗覺受,也要一直和這樣「想要好好閉關禪修」的意願待在一起。

保持平衡,盡力去做,但不要期待太高,你可能因為好不容易存了錢、也爭取了老闆的同意,好難得到這裡來有很高的期待,卻生起了如瀑布般的覺受,就是情緒起伏很大,念頭變多了,不要沮喪,這是瀑布般的覺受,這是心更趨向清澈和平靜的開始,就像飛越的瀑布會漸漸趨向於平緩的河流。因此即使這八天你覺得自己無法禪修,只要不做負面的行為就行了。

~明就仁波切2017年11月12日泰國八日禪開示摘要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TergarAsia/posts/472554653140002)
禪修的精華
禪修的精華是什麼?是覺知。無論對開心禪、解脫道都是如此,覺知對一切禪修都是精華和要點。覺知,就是知道。
這樣的覺知是自在(free)的、純淨(pure)的,就像虛空,虛空一直是純淨的,你無法改變它,無法塗上顏色,你無法向它射擊,就像無論白雲黑雲都不會改變虛空,無論正面或負面的念頭、情緒都不會改變覺知。
覺知一直都是自由的,覺知一直都是清淨的,
無論你身上有任何感受,它們都在覺知之中,
在覺知之中,讓覺受自由的來、自由的去,只要覺知它,不用抓取。
無論你覺知到什麼,都不需要去控制它,主要的重點是「知道」,不管是覺得舒適或覺得不舒適或沒感受,知道就好了。心真正的自在自由,心純正的本質,都和覺知有關,我們不用向外去找平靜喜悅和快樂。真正的快樂,任何時候都與我們同在,它來自認識出覺知。覺知的本質就像清淨的水晶,水晶上可以映照出很多顏色,如黑紅藍白的顏色,這些顏色的變化,都不能改變水晶本質的澄清。

~明就仁波切2017年11月12日泰國八日禪開示摘要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TergarAsia/posts/472555093139958)

你知道什麼叫「內皈依」嗎?
你知道究竟的皈依,是要皈依自己的佛性如來藏嗎?
今天(11月13日),明就仁波切在「泰國八日禪」開示中說:
今天課程一開始,我們要先做「皈依發心」。
皈依有內、外兩種:

一,「外皈依」的對象,是指皈依佛法僧三寶,我們做任何主要修持之前,都要先做「皈依發心」。皈依是「方向、目標」,是我們在步向修持之道前,所要遵循的正確目標、方向。
二,「內在皈依」的對象,是指我們的佛性,「開心禪」給了另外一個名字叫「本初善」(basic goodness),本初善就是佛性。
雖然我們都有美好的佛性,卻不認識它,為了讓我們真正認識內皈依的對象:佛性,所以我們需要幫助,需要外皈依的對象:佛法僧三寶──這樣內外兩種皈依就圓滿合在一起了。

首先說外皈依的對境佛法僧三寶:
佛是導師,是我們修持道上的老師;
法就是我們的修持,開心禪和解脫道所教的修持都是法;
僧就是具有法的傳承的持有者,他們也是指達到證悟空性的聖賢僧。

發心,就是「動機」,就是發菩提心,我們為什麼要修持佛法?在這個問題上,菩提心非常重要。我們的修持不只要利益自己,更要利益家人、朋友,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乃至所有的眾生,要讓所有眾生都能圓滿證悟。我想幫助一切眾生都能證悟他們美好的佛性,但是我現在沒有這樣的能力,所以我要先好好修持佛法,讓自己有能力幫助眾生,這就是「菩提心」。
我們要先念誦「皈依文」,邊念邊思維「我要皈依佛」、「我要昄依法」、「我要皈依僧。」接著思維菩提心的意義,邊念邊思維「我要幫助所有眾生都圓滿證得佛性」。

~2017年11月13日下午「泰國八日禪」明就仁波切「解脫道」開示摘要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TergarAsia/posts/473209583074509)
在我們禪修的過程中,會自然生起各種體驗覺受。有什麼樣的覺受呢?
一種是心會變得清晰,環顧四周一切都十分明朗,像湛藍的天空,陽光燦爛,會看到念頭但不會執著,這就是「清明」的覺受。但不要覺得這種清明的覺受會一直這樣下去,以為這樣下去大概不久就會開悟吧?一切都是會變的。
還有,禪修時有時會感到十分歡喜,有種內在的喜悅,這就是「喜樂」的覺受。
此外,還有一種「無概念」的覺受,則是沒有什麼情緒、念頭,瘋猴子心開始平靜下來,心變得寂靜,覺得一切看起來不是很堅固。但這也一樣是會變的,並不是證悟。

要知道禪修的覺受經驗都是起伏無常的,有時你會有以上這種樂、明、無念的體驗,但有時你也會覺得禪修好像沒有進展,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退步了,心變得不清楚,有很多細小的念頭飛來飛去,或者體會不到什麼是禪修,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不知道怎麼禪修,無論怎麼嘗試都做不到,像在沒有燈的夜晚,或在霧中行走。這不是你很蠢或做錯了什麼,繼續修下去,這些都是好的,這些都是禪修過程中的自然體驗。
西藏有句老話說:「不管向上走,或是向下走,只要繼續走,就會到中藏。」就像我們從東藏去中藏的拉薩,要越過很多山脈,翻過很多山頭,不管是上山還是下山都是靠近拉薩,都是向好的目標前進。

~2017年11月13日下午「泰國八日禪」明就仁波切「開心禪」開示摘要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TergarAsia/posts/473209963074471)

很多台灣人喜歡臭豆腐,從小就從家庭和文化中認為它很好吃;但我不太喜歡,就像很多人聞到榴槤一樣,會要捏鼻子的。同樣是臭豆腐,有人很愛、有人很怕,可見臭豆腐上面並不存在快樂和痛苦,不管喜不喜歡,真實的苦樂並不存在上面。是我們的心製造了各種「現實」。當你戴上黃色眼鏡看東西時,看到什麼都是黃色的。
我們要認出:是自己的感知,決定了這一切苦樂的感受
輪迴就是持續痛苦的循環,像一個監牢,誰製造了這個監牢?是我們自己;誰能解脫它?還是我們自己。因為是自己造的,所以外面的人幫不上忙,自己造的監牢要自己解脫。當你認得自心本性,當下就是淨土,就解脫了痛苦,這個自己製造的監牢就自動消失了。
痛苦有兩種,一種是自己所造的,一種是自然的。以上所說的是自己所造的痛苦。首先要出離自己造的痛苦,接著再解脫自然的痛苦,比如生老病死,這是自然的痛苦。要解脫自己造的苦,唯有認出清淨的覺知;如果完全認證出清淨的覺知,甚至能解脫自然的痛苦。
~2017年11月14日「泰國八日禪」明就仁波切「解脫道」開示摘要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TergarAsia/posts/473751733020294)


泰國弘法之旅丨11月15日八日禪明就仁波切「生日薈供」開示摘要
光明寺重建,感謝大家一份心。
11月15日明就仁波切在泰國「八日禪」,主辦單位亞洲德噶特別為仁波切舉辦的生日薈供中,對現場包含仁波切母親在內的近千名學生如是說:
我想介紹一下尼泊爾光明寺重建計畫。光明寺的創建者,是我的父親烏金祖古仁波切,這個寺院一開始並沒有很大計畫,只是想提供一些人閉關或學習。大家都知道光明寺在山頂上,以前沒有很好的路,一開始還連電都沒有。當年建寺一開始,建材一磚一石都是透過人和騾子從山下運到山頂,連我母親都投入建寺,她今天也在這裡。那時最主要的負責人是喇嘛札西,現在也在這裡。
大家都知道後來我去閉關,光明寺就無常了。

當我時隔五年,回到光明寺,看到牆和柱子都是裂縫,有些牆還倒塌了。我很震驚,因為我在這裡有很多回憶,我小時候在光明寺向我父親學習和禪修,也在這裡接受很多老師教導,並得到許多灌頂。所以一開始有點被震撼到,但隨即想起「這就是無常啊!」這是個很好的教導,無常就是充滿了可能性,我就想也許現在我可以把這個地方,建設成一個對全世界都更有意義的地方,這個計畫稱為「轉化型教育」,教育對象可以包含三部分:
一,為了僧眾:我想成立一個佛教傳統的學院,這現在已經有了;但要結合修持,現在全世界有很多佛學院,但很少結合禪修,然而很久以前,禪修和聞思學習是結合在一起的,但這樣聞思修結合的傳承斷掉很久了,我很想恢復起來。
二,為了你們:除了僧眾之外,我更想把這種結合聞思修的教育方式,推廣給全世界學生,而且是採「短時間,多次數」的方式,讓全球的學生可以來這裡作短中期的學習和閉關。我常笑說現代人的特質就是「又忙又懶」(lazy and busy),如何因應這種特質,並汲取傳統教學和禪修的精華,利益現代的學生,這就是「轉化型教育」的第二部分。這還沒發生,是未來的建設目標。建設完成後,將來你們如果有時間、有興趣,可以來這裡學習和閉闗。
三,為了孩子:我很想讓孩子們也能接受這種結合學習和禪修的「轉化型教育」。2019年末,這個建設即將展開,先從幼稚園開始,會有八個年級的課程。
地震也可以是件好事,地震把老寺院震垮了,但震出了三個新可能。謝謝大家的護持,讓尼泊爾德噶光明寺重建,以及伴隨推動的「轉化型教育」這三個新的可能,有機會成真。謝謝大家。
明就仁波切
「泰國八日禪」「生日薈供」開示摘要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TergarAsia/posts/474244449637689)
當我們做「念頭禪修」時,要任由念頭自由的來來去去,不要想去控制它們出現或不出現,只要覺知它們就好了。但有些時候,你會發覺有些「不速之客」,就是念頭以外的「客人」自己跑來了,比如說心裡忽然湧起一些擔心等等的情緒,該怎麼辦呢?

這要看狀況。如果是初學者,這種情緒又會影響生活的話,就要善巧的換個禪修方法。比如說有睡眠障礙、容易失眠的人,一入夜就會想「我該睡了」、「再不睡要失眠了」,如果做念頭禪修,就要去覺知這樣的念頭。但這樣的念頭,經常會伴隨著一種擔心的情緒,怕自己睡不著。

如果有這種問題的人,睡前盡量不要用手機,不要看電視,讓房間的溫度涼一些,讓燈光暗下來,躺到床上時做身體的覺知,最後把注意力輕輕放到小腹丹田的位置,這時就不要去看「該睡覺了」的念頭,只要放鬆你的身體,不要太在意是否睡著。這樣做,即使沒有睡著,對身心都是一種休息,跟睡覺是一樣的。半夜醒來又睡不著時,也可以用同樣的方法練習。

初學者禪修時很容易有念頭跑出來,這是自然的,念頭不是問題,覺知它就可以了。當我們看著念頭時有兩種可能:看得到或看不到,這兩種都很好。看得到念頭,就覺知它,只是看著、並且放鬆就好了;那看不見呢?也很好,那會帶來另一種不同的體驗。

就像等巴士,等著等著車忽然出現了,你很開心,真的要跳上車時,發現車又開跑了。大概幾秒之後,又來了一輛車,你要上車時車又開走了。我們看念頭禪修有時就像這樣,你真的要去看它,會發覺念頭又不見了,這是個很好的經驗,這個「不見了」,就像心忽然有了一個空隙(gap),那時雖然沒有念頭,但還是有覺知,也很好,所以不需要擔心。

~2017年11月14日「泰國八日禪」明就仁波切「開心禪」開示摘要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TergarAsia/posts/474257516303049)

同一個人是否能渡過同一條河流兩次呢?
一般人多半會回答:「可以呀」,但仔細想想,渡河的這個人身心剎那剎那改變著,被渡的河也奔流不停而剎那剎那改變著,哪來的「同一個人」渡「同一條河」?
以為「同一個人」渡過「同一條河」兩次,就是「恆常」的概念。
我們一直以為,今天的「我」和昨天的「我」是同一個人,完全一樣,甚至與去年的「我」也沒有什麼不同,還是同一個人。這就是來自對「事物是恒常的」錯誤認知。事物無時無刻不在改變,而我們的行為卻好像身邊的人事物永遠不會變。
我們對所謂的「我」,一直有種真實存在的感覺,這種「我」的感覺是怎麼來的?除了以上的「恆常」概念以外,還有另外兩種錯誤認知:「單一」和「獨立」──就是這三種概念,拼湊成「我」真實存在的錯覺。
所謂「單一」,就是一種「我是最重要的」、「我是最好的」的感覺,有了這種「單一」的想法,人容易變得自私,也不大會隨喜、感恩別人。
所謂「獨立」,就是我們有時會有一種錯覺,覺得「我」,或者說「某一部分的我」獨立存在於各種因緣條件之外,可以獨立生活、生存或完成某些事物。但仔細想想:我們生活裡有什麼事,真的可以不需要其他因緣和人事物的幫忙而獨立完成?其實沒有,小至一口氣、一杯水,都是因緣和合的,所有事物都存在於各種互相關聯之中,沒有隔絕與獨立。
當我們認為自己是「獨立、單一而恆常的個體」,便將自己關閉在富饒豐盛的覺知以外了。
~2017年11月15日「泰國八日禪」明就仁波切「開心禪」開示摘要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TergarAsia/posts/474660952929372)
帶自己的心,回真實本性的家
為了帶自己在外境中流浪的心,回到真實本性的「家」,我們需要一條向內的旅程,這個旅程第一階段叫「開心禪」,第二階段叫「解脫道」,有次第的引導我們的心走向實相,開展本有的功德。

開心禪第一階,讓我們認出「本初善」中的重要功德:覺知。覺知是一切禪修的精華,覺知的練習,讓我們的心平靜下來,有彈性,讓心的「能動性」加強,不僵化,讓習慣找事做的「瘋猴子心」,做好你交給它的工作。

開心禪第二階,讓你認識出自己本有的慈悲,這也是本初善裡的另一個特質,「四無量心」的練習,引導我們的瘋猴子心向有功德的方向走。

在第三階中引導我們心去看實相、看本質,就是空性,這一點非常重要。
在上二階時我們說過,慈愛的精華就是想要快樂,悲心的精華就是不想有痛苦和障礙;一切有情都在尋找快樂、避免痛苦,但是我們不知道快樂的因,製造的是痛苦的因。快樂的因除了善行之外,真正的因是什麼?就是去除無明,我們現在正在去除無明的過程中——認識覺知,開展智慧,有了智慧,無明就會減少。

一切修持的基礎都是覺知,在覺知中,你知道自己起了嗔恨貪執,這就是減少無明的開始。只要我們認出貪嗔的本質其實就是慈愛悲心,就是清淨的覺知,我們就離「自心本性的家」,越來越近了。

~2017年「泰國八日禪」明就仁波11月16日「開心禪」開示摘要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TergarAsia/posts/474972529564881)

破解輪迴狀況有三招
我們都想要幸福、快樂、人生成功對吧?那要怎麼做呢?

以佛法智慧的觀點,就要多修持「無常、多數、因緣和合」,這是相對層面、世俗諦主要的修持內容,這種相對的真理,就存在於我們的生活中,能幫助我們從「單一、獨立、恆常」的錯誤認知中解脫出來,避免我們因為錯誤認知造成錯誤對待,導致痛苦的循環。
比如你生起了一個負面情緒,如何以「無常、多數、因緣和合」的觀點來修持呢?

一,多數:要觀察到這個情緒是由很多成分組成的,憤怒有哪些組成部分?有身體的感受,心裡有影相、有一些對話,有一種「我是對的,你是錯的,應該聽我的」的執念。如果你能看到憤怒這些組成部分,它的力量就會小很多,怒氣就沒有了,就可以從怒氣中解脫出來。這是就世俗諦來說。

二,無常:要去看這個憤怒的情緒,不管身體或心理的感受,其實是剎那剎那在改變的,一點都不堅實。無常是世俗諦的真理。勝義諦還要超越「常和無常」相對的觀點,方法是「往內看」,去問「我是誰」、「我在哪裡」,這樣就能超越世俗二分的觀點。

三,因緣和合:要去看這個憤怒也是因為各種因緣條件暫時組合所造成的,只要一個條件改變,這個憤怒就會跟著改變。所以這個憤怒並不是堅實的真實存在。
憤怒不真實存在,「我」不真實存在,輪迴也不真實存在。但不真實存在並不是什麼都沒有,「我」有覺知,有慈愛悲心,有智慧,這才是真正的「我」。

~2017年「泰國八日禪」明就仁波11月17日「開心禪」開示摘要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TergarAsia/posts/474972979564836)

我心即是白度母
「本尊」藏文稱為「以當」,以的意思是「無始」,當的意思是「族姓」,所以「本尊」的意思就是:和你無始以來就屬於同一家族、同一性格特色的佛。在古代西藏會有個特別的儀式,去看自己的本尊是哪一位,後來連在藏地都不這麼做了,因為所有的佛體性都相同,向一尊佛祈請,就等於向所有的佛祈請。

最近很多人跑來問我:「我該修什麼本尊?我的本尊是誰?」我如果說:「其實所有的本尊本質都是一樣的。」這樣回答人們通常不太滿足,我只好勉強說一位,比如「阿彌陀佛」。然後他們又跑去問別的上師:「我的本尊是誰?」這些上師也只好勉強說一位,也許說「文殊菩薩」,然後你的本尊就越來越多,不知道該修哪一尊。其實不必這樣,所有本尊的體性都是一樣的。

德噶傳承共同的本尊是白度母,白度母在噶舉傳承是非常重要的本尊,從密勒日巴開始,特別對岡波巴很重要。

白度母的佛行事業,特別是針對健康、長壽和順緣,聽起來很好吧?你也許想有錢更重要,心裡想那要不要改修財神?如果你在修白度母的時候,能想到白度母和藏巴拉財神有一樣的體性和功德,那也能得到藏巴拉的加持。有些人生病就修藥師佛,求財就修藏巴拉,求智慧就修文殊菩薩,結果自己日修功課越來越多,一天修下來累壞了,也離慈悲和智慧越來越遠。

我們和白度母的差別只有一個,白度母完全認出覺知,我們還沒有,一旦完全認出了覺知,你也會成佛。為什麼?白度母覺知的本質,和你覺知的本質都是一樣的。所以你現在需要認出你和白度母是一樣的,怎麼認出?平常我們會說有三種認識的方法:

一, 是運用各種形狀顏色;
二, 運用氣脈明點:
三, 就是運用你的心認識自心本性。

在藏傳佛教有這三條路認出「自己即本尊」:第一條路稱為「生起次第」,和身有關;第二條路稱為「圓滿次第」,因為修持會運用氣息出入,所以和語有關;第三點和心意有關,我們稱為「解脫道」。平常我會教第三種解脫道,灌頂是屬於以上第一種生起次第。第二種圓滿次第,和氣脈明點有關,平常我不太教。因為你如果做第三種心性修持,結果會比第二種氣脈明點的修持好太多,而且沒有危險性。

當你想到榴槤,心裡會不會有一些影相和顏色?「生起次第」就是運用這個原理,運用心中的各種影相和想像為道路,幫助自己認出自己本質就是白度母。

現在我們就要想像「我就是白度母」,所以白度母的證悟功德,我現在就有。你可以想:我現在就有開心禪三階的覺知、慈悲和智慧,我有鮮活的覺知,無量的慈悲,我還有智慧,心是完全開放的,我見到一切都是空性的,我見到你我、上下這相對的一切,如水中的月影一樣,而且與我無別的白度母身體,也像水中映照的月亮一樣。

現在保持禪修坐姿,讓心安住在開放的覺知。持續想像你就是白度母。現在你就是白度母。你相信嗎?從世俗層面來說,你還是眾生;但從勝義層面,你就是白度母。顏色形狀並不重要,重點是你當下感受到你就是白度母,而且你要相信你的本質裡圓滿具足白度母的覺知、慈悲和智慧。

~2017年「泰國八日禪」明就仁波切11月17日「白度母灌頂」開示摘要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TergarAsia/posts/475051919556942)


泰國弘法之旅丨11月18日八日禪「圓滿開示」開示摘要
「看著你的心」,是最無上的教導
西藏有很多老先生老太太,是文盲,但他們修持心性教法,達到了直接證悟的境地,整天非常喜悅,總是搖著轉經輪,笑瞇瞇的說:「我今天死也可以呀,明天死也可以。」
接著說個故事,就跟這樣的老太太有關。我的叔叔桑滇嘉措,是個轉世祖古,但他小時候很皮,是個熊孩子,不愛學習,不肯好好待在寺院裡,老是跑到村子裡闖禍,令人很困擾。

有一天,他又跑到村裡玩了。遇到一個轉經輪的老太太,老太太看到他又來胡鬧,就說:「你一個祖古不好好學習,跑來這裡做什麼?你應該去禪修呀。」那時他還很小,只有學過一些經教,還沒學禪修。

他就問:「禪修是什麼?」

老太太說:「就是心看著心呀!」這就像開心禪三階「以心看著『我』」,但這次看的對象、禪修對境換成「心」。

「以心看著心?怎麼看?」叔叔追問。

「哦,就是向內看,看不到,就安住。」

叔叔就這樣向內看,真的什麼都找不到,他就這樣楞著,老太太還打量了好一會兒說「好!」

「但這樣還不夠,要每天保持這樣。」老太太還不客氣的交待。

叔叔回到寺院後,就每天這樣練習,後來他也學了止觀,但覺得所有的經論教導,都沒有超出那次向內看的經驗。後來不論哪位大師教他,都覺得和那位老太太教他的一樣,因此他覺得他真正的上師,就是那位老太太。

~2017「泰國八日禪」明就仁波切11月18日「圓滿開示」摘要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TergarAsia/posts/475052506223550)

Gratitude to All!!! _/|\_

Oh I like this similar picture being projected when in the big hall doing practice...
It has a 3D effect that it is as if Rinpoche is really in the air above us, watching and supervising our practice...

Tuesday, October 31, 2017

2017 Singapore visit by Mingyur Rinpoche!!!


What's it like to meet or be with the happiest man in the world...

Hmm well... the Buddha is the Buddha who guides , we will just be the same old self if we don't follow the guidance and practice accordingly as guided... 
:-p

So Strive on with Diligence and walk with/as the Buddha!!! :-))

Lol...recall this is the 2nd year and 2nd time I get to meet Rinpoche and again he must had seen the fancee nature of me that he asked," picture?"
Yes of course!  and all requested for pictures after  which compassionately him tiredlessly took with us...
_/|\_  _/|\_ _/|\_ 

Sunday, September 3, 2017

Simple Swinging exercise Great Healing

A simple popular exercise with great healing effects : Just swinging the hands !






Extracted from free distribution booklet at STST.

Friday, September 1, 2017

Constant Reminder on Art of Happiness



(sourc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0llAGEXiKg)
You will learn from this driver...worth watching.
Good illustration ! :-)
-----------------------------

對於惡劣的人或傷害我們的人,我們應該要改變自己慣有的反應。通常我們會討厭這樣的人,覺得他們受到任何的痛苦都是應該的。我們必須將這種態度取代為一種覺知,認識到這個人應該是我們修持的對境。對於我們喜歡的人,或是非常照顧我們的人,我們要生起慈悲很容易,但是我們需要將自己的慈悲擴大,超越這種局限且容易修持的目標。
Change our habitual response to people with harsh personalities or people who have harmed us. We dislike them and feel they richly deserve any suffering that comes their way. This is an attitude we must replace with the awareness that this person should be the particular focus of your practice. It is easy to have compassion for someone we like or who has done us many good turns, but we need to train to extend our compassion well beyond that limited and easy target.


當我們的敵人或討厭的人遭遇困難時,我們可以觀察自己的反應。事實上,這是一個評估自己慈悲程度的便利方法。在這個時候向內進行審視,評估我們慈悲的程度,這非常重要。修持的過程中,重要的是要對自己的進展誠實。我們可能會發現,經過一切努力後,我們對傷害我們的人並沒有真誠的慈悲,這時我們可以對自己說:「我試過了,但我的努力沒成功。」
It is in fact a handy way to evaluate our level of compassion by observing our reaction when someone who has harmed us or who has a difficult personality encounters problems. In fact, it is important to look within to assess our level of compassion in those moments. As we engage in this process of training, it is important to be honest about our progress. We may find that for all our efforts, we just are not feeling genuine compassion towards someone who has harmed us, and we can say to ourselves, “I tried but my efforts did not work.”

但如果我們不夠努力,我們也不需要譴責自己。而且,我們也用不著對自己或他人假裝慈悲,然後這麼說:「哦,真可悲呀!嗡瑪尼貝美吽。」我們只需要把自己的反應視為是一種指標,它為我們指出自己的修持需要改善的地方。
There is no need to chastise ourselves if we fall short in our efforts, nor should we pretend to ourselves or others that what we are feeling is compassion, saying “Oh, how sad. Om mani padme hum.” We just take it as an indication of where we need to work further in our practice.
就渴求快樂而免於痛苦的願望上,壞性格的人和好性格的人,是完全一樣的。無論人格特質的好壞,每個人都有獲得證悟的相同潛力。如果我們能夠培養自己的慈悲和智慧並且達到一定的程度,讓它具有將壞性格的人轉化為好性格的人的力量的話,這就真的是殊勝且善妙的佛法修持。
People with difficult personalities are exactly the same as good-natured people in terms of their yearning for happiness and wish to be free of suffering. Those with good or bad characters have the same potential to become awakened. If we could develop our compassion and wisdom to the point where it had the power to help those with difficult personalities to transform into people with good natures, that would truly be an exceptional and splendid practice of the Dharma.
當別人傷害我們的時候,我們往往忘記了他們也遭受著痛苦。尤其,如果對方長期持續地以嚴重的行為來傷害我們時,我們更會覺得自己難以做到這點,但這也不至令人驚訝。但如果我們是大乘的修行人,我們一定要付出真誠的努力,記住對方是正在受苦的眾生,然後儘量尊重他們,善待他們。
While a person is harming us, we often forget that they also experience suffering and pain. In the case of someone who has engaged in serious and sustained activities aimed at harming us over a long period of time, it is not surprising if we find this difficult. But if we are practitioners in the Mahayana path, we must make a since effort to remember that they are suffering sentient beings and try to respect them and treat them well.
別人傷害我們時,如果我們對他們生起瞋恨或其他煩惱的話,身為佛弟子的我們便犯了一個錯誤。而且,如果我們還忘記他們也是受苦的眾生,覺得他們不值得我們的慈悲的話,我們便是錯上加錯。因為,我們總有對他們感到慈悲的理由,雖然在某些情況下,我們可能覺得他們值得讓我們生氣或憤怒。但這都取決於我們的選擇,由我們決定以那個理由做為自己行動的基礎。
When someone harms us, it is a mistake for us as Dharma practitioners to give rise to aversion or other negative emotions towards them. If, on top of that, we forget that they too are suffering sentient beings but instead feel they are not worthy of our compassion, we are adding a second mistake to the first. We always have a reason to feel compassion for that person, and on some occasions we may feel they have given us also a reason to feel anger or hatred. It is up to us to choose which reason to make the basis of our action.

~ 法王噶瑪巴開示「快樂的藝術」Karmapa Teaches On the Art of Happiness, 22 November, 2014 – New Delhi

-------------------------------
噶瑪巴尊者

任何曾經見過我、聽過我的名號、
想到我善或不善的特質,
甚或曾經被從我這個方向吹過的風
碰觸到的一切眾生。

願他們自無始以來所累積的惡業和障蔽悉皆終止。
願他們前往大慈大悲無上千手觀音的極樂淨土。
願我能夠透過身、語、意來利益眾生,甚至能夠透過我的影子來利益眾生。
願所有心懷惡意、想要傷害我的身體,和我的生命的一切眾生,包括人和非人的一切眾生,成為首批獲致證悟的眾生。
願即使是最微小的傷害,也不要因為我的緣故而降臨。

時間:2014年12月29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大祈願會場
_______________
Extract from Mingyur Rinpoche's book: Joy of Living....
__________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問:唐朝詩人王維有兩句詩「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千古傳誦。人們常用來自勉或勉勵他人,遇到逆境絕境時,把得失放下,也許會有新的局面產生。如果從禪的立場來看這句話,會是怎麼說呢?
■ 聖嚴法師
答:王維的詩與畫極富禪機禪意,文學史上尊他為「詩佛」。他的兩句話「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水窮處」指的是什麼?登山時溯流而上,走到最後溪流不見了。有一個可能是該處為山泉的發源地,掩於地表之下。另一個可能是下雨之後匯集而成的澗水在此地乾涸了。這個登山者走著走著,走到水不見了,索性坐下來,看見山嶺上雲朵湧起。原來水上了天了,變成了雲,雲又可以變成雨,到時山澗又會有水了,何必絕望?

◎處絕境時不要失望
人生境界也是如此。在生命過程中,不論經營愛情、事業、學問等,勇往直前,後來竟發現那是一條沒法走的絕路,山窮水盡的悲哀失落難免出現。

此時不妨往旁邊或回頭看,也許有別的路通往別處;即使根本沒路可走,往天空看吧!雖然身體在絕境中,但是心靈還可以暢遊太空,自在、愉快地欣賞大自然,體會寬廣深遠的人生境界,不覺得自己窮途末路。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有兩種境界在其中。第一種,處絕境時不要失望,因為那正是希望的開始;山裡的水是因雨而有的,有雲起來就表示水快來了。另一種境界是,即使現在不下雨也沒關係,總有一天會下雨。

◎回到初發心
從水窮到雲起到下雨的過程,正如一個人在修行過程中遇到很大的困難,有身體的障礙,有心理的障礙,還有環境的障礙。如果因此而退心,要把念頭回到初發心的觀點上。初發心就是初發菩提心的時候。

初發心時什麼也沒有,對修行的方法、觀念都不了解。你先回溯當時的情形再看看目前,不是已經走了相當長的路了嗎?所以不要失望、不要放棄。

人生的每個階段也都可能發生這種狀況,如果用這種詩境來看待,處處會有活路的。(摘錄自《紓壓禪》,選自《聖嚴說禪》)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humanitymagazine/photos/a.175364445868977.44257.174906772581411/755198121218937/?type=3&theater)

------
Pema Chödrön tells the story of when, having hit rock bottom, she asked her teacher what to do.
I thought I would tell you this little story about Naropa University’s founder, Chögyam Trungpa Rinpoche, and my very first one-on-one interview with him. This interview occurred during the time when my life was completely falling apart, and I went there because I wanted to talk about the fact that I was feeling like such a failure and so raw.
But when I sat down in front of him, he said, “How is your meditation?”
I said, “Fine.”
And then we just started talking, superficial chatter, until he stood up and said, “It was very nice to meet you,” and started walking me to the door. In other words, the interview was over.
And so at that point, realizing the interview was over, I just blurted out my whole story:
My life is over.
I have hit the bottom.
I don’t know what to do.
Please help me.
And here is the advice Trungpa Rinpoche gave me. He said, “Well, it’s a lot like walking into the ocean, and a big wave comes and knocks you over. And you find yourself lying on the bottom with sand in your nose and in your mouth. And you are lying there, and you have a choice. You can either lie there, or you can stand up and start to keep walking out to sea.”
So, basically, you stand up, because the “lying there” choice equals dying.
Metaphorically lying there is what a lot of us choose to do at that point. But you can choose to stand up and start walking, and after a while another big wave comes and knocks you down.
You find yourself at the bottom of the ocean with sand in your nose and sand in your mouth, and again you have the choice to lie there or to stand up and start walking forward.
“So the waves keep coming,” he said. “And you keep cultivating your courage and bravery and sense of humor to relate to this situation of the waves, and you keep getting up and going forward.”
This was his advice to me.
Trungpa then said, “After a while, it will begin to seem to you that the waves are getting smaller and smaller. And they won’t knock you over anymore.”
That is good life advice.
It isn’t that the waves stop coming; it’s that because you train in holding the rawness of vulnerability in your heart, the waves just appear to be getting smaller and smaller, and they don’t knock you over anymore.
“Fail better” means you begin to have the ability to hold what I call “the rawness of vulnerability” in your heart.
So what I’m saying is: fail. Then fail again, and then maybe you start to work with some of the things I’m saying. And when it happens again, when things don’t work out, you fail better. In other words, you are able to work with the feeling of failure instead of shoving it under the rug, blaming it on somebody else, coming up with a negative self-image—all of those futile strategies.
“Fail better” means you begin to have the ability to hold what I call “the rawness of vulnerability” in your heart, and see it as your connection with other human beings and as a part of your humanness. Failing better means when these things happen in your life, they become a source of growth, a source of forward, a source of, “out of that place of rawness you can really communicate genuinely with other people.”
Your best qualities come out of that place because it’s unguarded and you’re not shielding yourself. Failing better means that failure becomes a rich and fertile ground instead of just another slap in the face. That’s why, in the Trungpa Rinpoche story that I shared, the waves that are knocking you down begin to appear smaller and have less and less of an ability to knock you over. And actually maybe it is the same wave, maybe it’s even a bigger wave than the one that hit last year, but it appears to you smaller because of your ability to swim with it or ride the wave.
And it isn’t that failure doesn’t still hurt. I mean, you lose people you love. All kinds of things happen that break your heart, but you can hold failure and loss as part of your human experience and that which connects you with other people.
Adapted from Fail, Fail Again, Fail Better: Wise Advice for Leaning into the Unknown by Pema Chodron. Copyright © 2015 by Pema Chodron. To be published by Sounds True in September 2015.